夜时行己⛵🐎

=夜时
著名废话主博
负能很多
是个废话子博
很懒
想改画风
想变成神仙

你们……是不是……都找到……代购了……

……

……

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cp……


暂时没有狮狮的雷安小条……
后面的过些时候再说
应该或许不会咕
因为对刀子我是从来不会咕咕咕的嘻

@柠檬水 你的总裁雷×花店老板安
这个梗我画不出什么新意了
还有
有哪位老师教我画画A出宇宙的雷吗我好换火锅锅的债(你还记得?)

【雷安】区别

菇菇!!(哭爆)


洞菇:

“怎么又受伤了,嗯?”


年轻的君主刚赶来便眼尖地瞧见坐在一旁往自己手臂上缠绷带的骑士长,便挥手遣散一众围在前头嘘寒问暖的牧师与御医,径直地朝着恋人的方向走去。有些灰头土脸的骑士显然是刚操练完那些不自量力的新兵——布伦达这么想着,心中的天平迅速有指向性地倾斜了一下,面上却没什么大的波动,解了披风坐在床沿,搂过他的骑士便小心地检查起来,“所以这次又是伤到了哪儿?只是操练新兵完全可以放手让其他统领去管,何必……”


“只是手臂擦伤了一点,不碍事的。”安迷修挠挠后脑勺,试图蒙混过关,他的君主早已熟知他的秉性,二话不说拆了他的绷带,没给安迷修一点解释的机会。绷带下伤口的确是擦伤,只是看起来也确实比较惨。处理过的伤口自然是挑尽了沾染的沙砾,但也不可避免地使破损的皮肤面积扩大了一些,一片血肉模糊地难免比较瘆人。他自知这不过是皮肉伤,说不上是什么大伤。可这在把他当成宝的恋人眼里就不同了。安迷修头皮发麻地看着布伦达盯了已经止血的伤口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出声道,“陛下……”


“嗯?”布伦达皮笑肉不笑,只眉尖抬了一下,便蹙着眉心从长长的睫毛底下直勾勾地看他,看得骑士艰难地咽了好大一口唾沫,才尝试着组织词措,“有个新来的还用不惯武器,对练时没把握住力道,所以……”


“所以你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布伦达把安迷修抱进怀里,去了盔甲的骑士长其实抱起来很舒服,只要不是正规场合他的骑士几乎不会拒绝他过于亲昵的举动,私下里相处也更为自然,只是此刻手臂上的绷带有些刺眼。他撇了撇嘴,把头搁在安迷修肩上,手指捻着恋人的发尾一下一下玩着,明明是心疼说出来的话还是带了点责怪的意味,“你知不知道你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嗯?”


“还不都是血肉之躯,哪会有什么区别。”安迷修窝在布伦达怀里轻声笑,说着说着一点腥味从喉咙底冒出来,呛得他捂嘴咳了两声,恍惚间他捂在嘴前的手掌被另一双手小心地握住移开,两片唇瓣取代了原先微凉的手指覆了上来,舌尖撬开牙关探入温热的内里,一点一点温柔地吮去喉口泛上来的铁锈腥味。他顺从地软下腰身任凭身上人与他十指相扣唇舌交缠,如同一只卸了坚硬外壳的蚌,盔甲下是柔软鲜活的躯体,美味而多汁。透明的涎液很快顺着唇角淌了下来,他被按在被褥间与恋人交换一个绵长的深吻。布伦达过于专注的眼神反而使他有些无所适从,他本想闭眼,对方却先一步松开了桎梏,舌尖最后只留恋地轻触一下他的唇角便收了回去。再次点上他的唇的是拇指,擦去那些暧昧水痕的同时他被一只手臂牵引着落入方才的怀抱,那个怀抱的主人亲昵地吻他的额头与脸颊,又去揩他眼角渗出的泪水。


安迷修赖在恋人的怀抱里一动也不想动,心安理得地接受另一方的服务,明摆着仗着伤员的身份难得放纵自己一回。君王看出他的意图也不点破,只是换了个姿势好让他靠的舒服些,规规矩矩地搂着他好似一只抱着心爱之物的大型犬。只有犬牙还是毫无自觉地磕上怀里骑士的耳尖,呼出的热气扑在耳廓上,又痒又暖,把安迷修蠢蠢欲动的睡意再一次勾了起来。他半阖了眼责怪似的用脸蹭了蹭作怪元凶,示意对方不要再闹,正准备把毛毯盖上腰抱着恋人好好睡一个黑甜觉时,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起来有一点闷闷的,一字一句却清清楚楚,好让他留一个聆听自己心跳加速的时间。


“怎么会没有区别。”这是第一句,在外一向稳重的君主难得用上了点撒娇的语气,尾音上翘像是含了半口水,只一句便使他全身热了起来。他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到恋人那似乎带了点苦恼和不满的神情,但这并不妨碍他忽略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歪理——什么“他受伤军中就会少一个好的面包管理员”啦以及其他类似的细细碎碎的抱怨,内容不外乎都指向他受伤这件事——他轻拧了一下腰身,打算把身体更贴近恋人一些时,停顿了好一会儿的人终于开口接了下一句。开口前一对唇瓣顺着低下的头堪堪碰到他的颈侧,气息柔柔地拂过敏感的皮肤,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被浑身浸泡在一种名为“爱意”的酒中,而能够酿造这种甘洌的蜜酒的人只有,也只能是他身边的这个人。


他的君主,他的恋人,他曾手按剑柄发誓将忠诚一生的对象,也是他的……一生挚爱。


“怎么可能没有区别,”安迷修听到身边人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齿列贴上他的肌肤却没有完全咬合,若即若离反倒充满诱惑与危险。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唯一能做的只有听任布伦达着笑把话说完,“别人受伤或是别的怎样我都可以不管,但是如果是你的话……”


又顿了一下,安迷修想着,突然感受到颈侧传来的柔软舔舐和温热鼻息,一时间更是手足无措起来。布伦达心情颇好地挑逗着怀中年长的恋人,盯着安迷修耳尖红透才不紧不慢地、放软了嗓音哄孩子似的说道,“只有你不行。如果你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而且还是会特别特别心疼,心疼得不得了。”布伦达啄着白皙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手指轻巧划过恋人的后腰,感受到怀中躯体的微微颤栗后依旧笑着不依不饶地,追问似的地确认道,“既然安哥哥这么疼我,那么一定是舍不得让我痛的。我说的对不对,我的好骑士?”


……这到底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安迷修脸红红的,就差没把自己缩成一团,即使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先回应哪句,就只好装出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假寐起来。年轻的君主也不是真的要求一个早已心知肚明的答案,轻笑了一声便把他的骑士搂的更紧,连同小小的骚扰也停止了,似乎真的要安迷修就这样待在他的怀里睡觉一样。安迷修听着心脏一下下急促地敲击着心房的声音,感受哪怕是默念了三遍骑士宣言也丝毫没有要平静下来样子的心脏,小小地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有些羞涩地回应恋人的搂抱,红着脸示意对方上床一起睡,一面又反反复复地想着刚才的告白,脸上身上还未褪去的热度又重新翻涌了起来,像海浪似的要将他席卷。


这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他的错,安迷修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半是慌乱半是为自己开脱似的地想道。


毕竟、毕竟用那种撒娇的语气说那种话……实在是,实在是,太犯规了啊……


end【?】





是给夜哥的生贺w【躺平】 @夜时行己⛵🐎
说着写不出来写不出来但突然有自己想写的梗居然也搞出来了……?
所以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是】
最后希望这篇文能让你看得开心,以及大喊一句:
         祝夜哥生日快乐——————


【许愿夜哥能看见 . 双手合十jpg】

恋爱的魔法【雷安】

我永远爱梦梦


€流緖微梦:

教授黑袍的宽大袖口随着手臂的挥动上下翻飞露出里面干瘪的皮肤,星点的黑斑时隐时现。

“联赛留下的伤口,这么多年依旧无法彻底医治。”年过半百的教授拉紧袖口,兜住一阵风,顺着指尖滑了出去,小型法杖带着细小的闪光,滑出一道荧幕,开始如古旧的黑白放映机般播放着曾经赛场的影像。

“这是荣誉的勋章。”教授丝毫不受学生们胆怯眼神的影响,依旧声情并茂地讲述着赛场的流程。“代表学院参赛,是你们的荣耀。如果是我,即使因此负伤,也觉得骄傲无比。”

老人的目光中充斥着怀念,影像里的打斗激烈无比,与他们平日私下竞赛时的场面截然不同,可教授略显浑浊的黑色瞳底却燃起火光,那是对强者的钦佩和向往,是身处学院的无比的自豪。

安迷修放下挥舞的法杖,记录的羽毛笔随之轻落桌面。他双目紧随着画面中的人物,袖袍中的手掌紧紧地蜷握,无名指上白色的环状伤痕被隐藏。

枯燥的魔法课堂今天有些不同,比起招式绚烂却毫无实用的那些花样,雷狮显然对目前的战斗课程更感兴趣学院间定期的赛季即将拉开帷幕,他多多少少也有些耳闻。事实上,他喜欢战斗场上激烈的碰撞厮杀,也喜欢在众人面前大放异彩,站在顶端俯瞰蝼蚁,但提到大赛,他先想到的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安迷修。

想到安迷修,雷狮还是忍不住上扬起嘴角。他初识安迷修就是在喧嚣的赛场上,那双本该柔和纯粹的水绿色眼底此刻充满战意和狠绝。他就像是一把封尘已久的寒刃,剑鞘脱离的那刻寒光不减,贪婪的企图吞噬掉每一个敢与之相较量的狂妄之人。强者的气势和与之相匹配的强大天赋让雷狮一眼锁定住了他的身影,许久未曾有过的情绪在心底泛滥蔓延,胜负欲冲击着他的内心,野兽般的嗜血冲动清晰的直达脑海深处。继而是巅峰的对决……

雷狮的性格就像狂雷猛兽,随心所欲,自由且毫无束缚。可他却陷入泥沼,无法自拔又自甘下落,遇上安迷修,是雷狮自认为最幸运的事情。在那一刻,他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施与无法解除的魔法诅咒。

下届新生争抢着报名,参赛点无比拥挤吵闹。安迷修带着那些还尚还青涩的坚韧面庞来到大厅,各个学院的学生汇聚一起,都带着朝气和必胜的决心,安迷修扬起法杖为学子送去祝福和鼓励,作为本学院上届参赛者中的冠军,他起到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所有前辈都在详细地再三重复着规则恨不得每一个都细细叮嘱,安迷修回应着的问题,视线却在人流中不断穿梭,直到与同样搜寻着对方的目光相撞。

“前辈您也曾受过伤吗!像教授那样?”
袍底被学生攥在手心里,汗水不停地冒出,对于下面的战斗,他们都无比紧张担心。

安迷修立即收回视线,似乎没料到会被提到这个问题,他点点头,解释了大赛中的伤痕不似平日训练,而是切切实实地能让人饱尝疼痛,也会真的留下难以祛除的疤痕。

“切忌小心为上。”安迷修话音刚落,又有接连都问题被提出。他们看着年纪相似的前辈,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身上藏着怎样的伤痕。

“…前辈的伤口也无法愈合吗?”
“前辈那么厉害也会受伤吗??”
“大赛中魔法真的可以随意使用吗?”
“好危险啊……”
“我,我好紧张。”

学生们七嘴八舌,自顾自也讨论了起来,安迷修滤过重复的问题和不需回答的闲言碎语,选了一个作答。

安迷修双手藏在袍下,只露出半截木质法杖,看着向自己径直走来的少年,眼底充满依恋和喜悦。

“大赛无论什么魔法都可能出现哦。”

“也包括……”

学生们惊讶地看着他们的前辈被人一把握住手臂拉到身边,宽大的衣袖随之扬起,露出白皙的手臂和纤长的手指。无名指上的伤痕清晰无比,像被戒指的细圈围住一般。

雷狮的声音徘徊在人们耳畔两侧,尾音在他贪婪的轻啄安迷修脸侧的同时变得模糊不清。


“恋爱的魔法。”


————————
夜哥生日快乐啊!!♡
@夜时行己⛵🐎 
抱歉迟到了💦💦
我,辣鸡写手在线丢人……

(设定类似HP,不清楚算不算xxx)
夜哥不嫌弃的话随意转载!!
求评论呜呜呜呜我好弱
(揉揉肝)

我爱她!!
吹爆她!!
刀子好食

柠檬水:

 @夜时行己⛵🐎 生日快乐!!

我不明白生日为什么想吃刀子

自行填词

兮哥您永远1岁
  @是木兮不是破树枝
(痴呆)
提前祝贺了(??)